疾病治疗 疾病常识 疾病护理 疾病预防 精神科专题

【健康指南】精神科医生雨夜开车撞了人,没想到,车底的竟是他的女病人......

>> 返回 精神科 首页

文章简介: ...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正午,郊区,一座废弃的工厂前面。

风很大,卷起地上的沙尘漫天飞扬。

梁哲眯起眼睛,盯着来时的那条小路,远处出现了一个跳跃着的模糊黑点,黑点由小变大,由远及近。

那是一辆车,一辆有些老旧的福特汽车,颠簸在崎岖的路面上。

梁哲皱起眉头,他很费解,为什么他的这个朋友会选在这样的地方与自己见面。

他的这个朋友叫黎墨,是一位精神病医生,负责医治那些疯疯癫癫的人物,试图让他们重新融入到群体的生活之中,并获得快乐。

黎墨从车上下来,急急忙忙地掏出烟,背对着梁哲,开始点烟,由于风太大,好一会也没有点着。

梁哲走了过去,掏出防风的打火机,拍了拍黎墨的肩膀。

黎墨撩起了额头散落的长发,有些慌张地扭过头来,他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一边将烟点上,一边左顾右盼:“你来的路上没碰到什么人吧?”梁哲点了点头:“这鬼地方,除了你我,怕就剩下鬼了。

”黎墨的嘴角忽然抽搐了一下:“别提鬼!我现在怕那玩意……”梁哲感觉自己的朋友好像跟几天前见到的不大一样了,他盯着黎墨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叫我到这里来?”黎墨猛地吸了一口烟,抬眼打量着梁哲,眼神躲闪着,语气有些吞吞吐吐:“我最近接收了一个病人……”梁哲好像猜到了什么:“他威胁你?”黎墨急忙道:“没有,是个女孩……只是有些奇怪……”黎墨将烟头远远抛了出去,一边撩着自己的长发,一边说道:“我觉得她不是精神病人,或者说,还没到精神病的范畴,我的治疗对她一点用都没有……她应该是心理疾病,重症心理疾病。

”梁哲没有说话,他望着黎墨的表情,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黎墨的嘴角挂着一抹不自然的笑:“你是这方面的专家,正好你的心理诊所刚开业,不如就把她作为你的第一个病人吧……在她成为真正的精神病人之前,我想只有你能帮她。

”梁哲笑了笑道:“你知道我开的是重症心理诊疗所,一般的心理疾病我不接受的,没意思。

”黎墨的神情有些慌张:“她不是一般的病人……你接触下就知道了……”梁哲的兴趣被勾了上来:“你的意思是,你要将她转给我,由我来进行心理治疗,然后最终鉴定她到底是不是精神病?”黎墨又点上了一支烟,他的头发再次散落下来,遮住了半张脸,随风摆荡,同时嘴里含糊着:“差不多吧……”梁哲发现黎墨显得有些神经质,不由地问道:“你没事吧?”黎墨没有回答梁哲的问题,他意味深长地望了梁哲一眼,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梁哲:“这是她的资料,费用按照你的收费标准来,我都跟她说好了,她今天下午就到你那儿去。

”梁哲接过纸张来,扫了一眼,发觉上面的资料记录很少,甚至连之前的病历治疗过程都没有。

梁哲有些吃惊地道:“就这些东西?”黎墨一边打开车门,一边道:“对于你来说,足够了,而且,我也不希望我的评判干扰你的思维,这不是你一直要求的么?”梁哲直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你这就要走了?”黎墨苦笑一声:“不然呢,这地方又没地方喝酒吃饭,改天吧,改天我请你,今天还有点事……”梁哲叹了一口气,看着黎墨的车一阵风似摇摇晃晃地远去,像是迫不及待想摆脱什么东西一样。

梁哲坐回到自己的车上,看了一眼黎墨给他的病人资料,除了简单的姓名性别介绍之外,基本上没什么有用的信息。

  梁哲将资料甩到后座上,发动了汽车。

梦是潜意识写给意识的一封信——卡尔荣格。

下午三点,格勒重症心理诊疗所,室内。

梁哲坐在扶手椅上,膝盖上放着一个白板记事本,手中握着一只铅笔,仔细端详着面前这名女孩。

这名女孩二十左右年纪,整个人蜷缩在沙发的角落上,好像一只受惊的猫,她的眼睛很大,睫毛很长,本该顾盼生辉,惹人怜惜,但现在,她的眼神中,却全是恐惧。

根据她自己的描述,她说自己: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梁哲在纸上写下几个字:神经衰弱,满足与实现。

梁哲:“你的意思是,你不能确定自己现在是不是在梦中?”女孩紧盯着梁哲,呆了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但迅速地,她又摇了摇头。

女孩:“不是不能确定,而是根本无法确定。

”梁哲:“一些通俗的方法你试过吗,比如拧自己大腿这种?”女孩的眼神中略过了一丝凄凉,她没有说话,反而开始慢慢捋起自己的袖口,她穿着黑色的风衣,领子,袖口和下摆都很长,像是要将自己全部包裹进风衣里面一样。

女孩的胳膊露了出来,她的皮肤很白,但上面却有一块一块的青斑,那些青斑像是恶魔的眼睛,狰狞而恐怖。

梁哲脑中想起了黎墨跟他说的那句话:在她成为真正的精神病人之前,我想只有你能够帮她。

梁哲轻吸了一口气,将思绪拉回问道:“这些都是你为了证明自己是不是在梦中而做的?”女孩将领子翻下来一边,露出了一条半个巴掌长的新鲜疤痕,然后苦笑一声:“像这种疤痕,有很多。

”梁哲:“证明的结果呢?”女孩:“我在梦中和现实中,都会受伤,受的是同样的伤。

”女孩:“有一次,我还在梦中杀了我自己。

”梁哲:“你在梦中自杀?”女孩:“我能感受到疼痛,甚至就像所有电影和小说中描述的那样,我的过往,甚至包括童年的一些记忆,都会在那一瞬间,涌现到脑海。

”女孩:“我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鲜血从脖颈中流出来,是那么地红,红的发黑,那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它正在流逝,我想要用手捂住,可越捂它流的越快,我的手上,身上,脸上,全都是血,它们温热,冒着泡沫。

”梁哲:“你为什么要用手去捂,难道你不想死?”女孩:“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死原来是这么恐怖的一件事情,于是我开始大叫,打碎了玻璃,用自己的头猛烈撞击墙壁,在我就快要撑不住,感觉身上的力量即将被全部抽空的时候,我看到,我的父亲,他惊恐地冲了进来……”梁哲:“如果是在梦中,你怎么确定那人是你的父亲?”女孩:“是我后来想到的,因为在那个人冲进来的瞬间,我从梦中醒了,然后发现父亲正抱着我,替我捂住伤口。

”梁哲:“你醒来后发现你在哪?”女孩:“应该是在洗手间,是我父亲后来跟我说的。

”梁哲在纸上写了两个字:梦游。

然后想了想又在梦游下面写了两个小字:自残。

梁哲:“你知道自己有过梦游的症状吗?”女孩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低下头去:“之前没有,后来有了,因为我不得不那么做。

”梁哲:“你的意思是,你能控制自己是不是想要梦游?”女孩点了点头:“因为我的梦境就快要走到尽头,我害怕看到结果,所以不得不采取手段,终止自己的梦境,而终止自己梦境的途径便是通过梦游,只有在梦游中,我才能够找到利器,找到能使自己彻底从梦境中苏醒的方法。

”梁哲将铅笔放在白板上,支起手肘,用手掌托住了自己的下巴,伸出食指,放在了鼻翼上,轻轻地抚摸着。

在聚精会神地整理思路的时候,梁哲就会做出这个动作。

女孩低垂下脑袋,看着自己露在外面的脚掌,像是已经沉浸在了梦中。

良久过后,梁哲忽然问道:“你既然能在梦中自杀,难道不能在梦中救活自己吗?”女孩抬起头,盯着梁哲,愣了一会,随即露出了一抹笑容:“看来你真的跟别的心理医生不大一样。

”梁哲微笑着点了下头,他没有问女孩这句话所代表的意义,而是直视着女孩,等待着她的回答。

女孩:“我也想在梦中救活自己,甚至寻找能够帮助自己的人,可在梦里只要有他的存在,我就根本做不到,他一直在追杀我折磨我,等着我死。

”女孩的眼神变得惊慌,嘴角开始抽搐,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梁哲迅速地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字:他。

将这个字用圆圈圈了起来,后边标注上一行小字:创伤的源头。

梁哲直视着女孩的眼睛,声音沉稳有力:“这里很安全,我是你的心理医生,你可以告诉我一切你想说的。

”女孩的身子蜷缩的更厉害了,虽然被巨大的黑色风衣包裹着,但仿似依旧能够感受到女孩身体上所传来的震动,那是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女孩紧咬着嘴唇,梁哲弯腰倒了一杯水,推到女孩跟前。

女孩望着面前的水杯,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那是一个很大的花园,在梦里,我每次都要去那里玩耍,我能闻到花香,能听到蝶语,在花园里,我是肆无忌惮自由自在的公主,伴随着四季交替,花开花落,我也在慢慢地成长,那是我最快乐的私人空间,它陪着我长大,直到有一天,一场冰雹……”女孩伸出手,拿起了茶几上的水杯,颤抖着手腕轻轻喝了一口,陷入了沉默。

梁哲:“在冰雹之前,你的梦一直局限在花园之中吗?”女孩本能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

梁哲:“你每次都会梦到同一个梦么,就是花园里那个?”女孩忽然将水杯放在茶几上,盯着梁哲:“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对吗?我的意思是,我的梦在成长,梦中的我也在成长,每一次的梦都会在上一次的梦境上延续,产生变化,而这变化是我能够切身体会得到的,这才是我想表达的意思,你到底能不能懂!”女孩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像是有些恼怒,或者不被人理解的痛苦。

梁哲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他不应该用自己的思维去限定女孩的思维,而应该用女孩的思维去解读女孩的思维。

梁哲在纸上写下:梦境延续。

梁哲轻吸了一口气,然后偏过头去,望了一眼左边墙壁角落里,那个两米多高的衣柜,仿似那个柜子里面正有一个人望着自己,而自己需要得到他的力量一样。

等梁哲重新扭过头来的时候,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他没有正面回答女孩的质疑,而是继续问道:“那场冰雹过后呢,发生了什么改变?”女孩裹了裹风衣,将头扭到旁边,望着茶几的边缘,良久过后,才说:“那场冰雹摧毁了花园里的一切,油菜花,薰衣草,月季和牡丹,甚至灌木丛,泥地里都是蝴蝶和蜜蜂的尸体……我受不了着一切,扑在地上痛哭,就在那时,他出现了。

”梁哲知道女孩就快要说到问题的关健了,他不动声色地问道:“那时候,你几岁?”女孩愣了一会,然后扭过头来:“十二,十三?我记不住了,这很关键吗?”梁哲微笑着点头,示意女孩继续说下去。

女孩有些被梁哲弄的莫名其妙,她再次整理了下风衣,望向茶几的边缘:“他和我一样,对花园里发生的一切感到不能理解,甚至感受也和我一样,那种痛苦,是的,我能感觉得到,他对花园里的一切都感到由衷的悲伤,可是,他跟我不一样,他坚强又开朗,并迅速地从花园的破败中走了出来,然后带领我开始了新的一波栽培,你根本无法相信,将种子埋下,等待着新生萌芽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是他教会了我这么做,是他让我从无法自拔的痛苦中慢慢走了出来,并带着无尚的喜悦开始耕耘真正属于自己的花园。

”女孩喝了一口水:“半年之后……你不知道这半年里,我每天晚上都希望能够快速入梦,好进去看看那些花儿到底长成什么样子了,这半年里,我亲眼看着它们一点点地成长,从发芽,到生叶,从开苞到怒放,然后释放芬芳,它们在成长,我也在成长,现实中,我应该过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吧。

”梁哲迅速地在纸上写下:梦境半年现实两个月。

女孩:“花园彻底成长起来了,我和他手拉着手,在花园中奔跑,起先是在花园的中心,后来跑到了边缘,再后来,我们发现了一条通往外界的路,我们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出去,最后,还是我在梦醒后,在现实中深思熟虑过后,才做出了决定。

”女孩深吸了一口气:“那天晚上,我晚饭都没吃,就迫不及待地睡下了,并很快进入了梦境,我没有跟他说明原因,直接拉着他一路狂奔,奔出了花园……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女孩忽然紧咬嘴唇,低下头去,闭上了双眼,满脸的疲惫,像是刚才打了一场无比强硬的战斗,现在已经精疲力尽。

梁哲替女孩蓄满水杯,抬头望着一眼墙上的挂钟:下午五点过五分。

此次治疗过程两个小时,已经超了五分钟。

梁哲将铅笔和白纸夹在一起,放在了旁边的小桌上,然后关掉了桌上的录音笔。

梁哲站起身子,微笑道:“谭维,不好意思,我们今天的咨询时间已经到了。

”谭维没有回应,依旧闭着双眼,低着头。

梁哲没有去打扰她,他知道一个人在说出了自己内心许多秘密之后,是怎样的疲劳。

他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

夕阳照了进来,灿烂,带着金边,铺撒到地面上。

梁哲呼吸着窗外的新鲜空气,背对着谭维:“谭维,下次咨询时间也是周一的下午,三点,如果你有事来不了,请提前一小时给我电话。

”梁哲的话音刚落,一声凄厉的尖叫忽然从背后响起。

梁哲急忙回过头来。

“啪!”谭维的右手狠命地打在自己的脸颊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梁哲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谭维忽然猛地站了起来,双手在胸前一阵拉扯,将自己的风衣完全扯开,露出了白皙细腻的肌肤,以及胸口上点点的青斑,让人触目惊心。

梁哲吃惊地发现。

  谭维的双眼是闭着的。

送走了谭维之后,梁哲躺在长沙发上,感到异常的疲劳。

一想到刚才谭维差点脱光了她自己的衣服,就感到不可思议,幸亏自己学过梦游速醒的方法,要不然还指不定酿成什么悲剧呢。

这个重症心理诊疗所开业三天,迄今为止,一个主动上门的主顾都没有,想不到第一个朋友介绍来的病人就这么棘手。

可就算如此棘手,也不至于让黎墨精神那么紧张啊?而且,通过第一次治疗,梁哲可以基本断定,谭维不是真正的精神病人,自己有很大的机会能够治愈她。

梁哲深吸了一口气,放松下身子,忽然感觉背后有一个硬物,梁哲伸手出,在沙发上摸索出了一个东西,是个黑色的纽扣。

谭维风衣的纽扣。

梁哲手中握着纽扣,将头靠在沙发垫上,盯着天花板,心中暗想:不知道谭维到底能不能熬过这漫长的一周?窗外沙沙的雨声响起,梁哲晕晕乎乎地从沙发上醒来。

梁哲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八点过十五分。

简单地收拾了下东西之后,梁哲带着白天对谭维的录音备份离开了咨询室。

雨很大,路上的光线很暗,行人稀少。

梁哲将车大灯打开,也只能依稀分辨前方五米的距离。

梁哲忽然感觉自己的后背有些发痒,他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开始在后背上剧烈地抓挠。

前方十里路口,黄灯。

梁哲停下了车,两只手在后背上交叉挠动着。

好像已经过了很久,梁哲发觉前方的黄灯始终都没有变过,更奇怪的是,这个原本车流涌动的十字路口今天车竟然辆少的可怜。

梁哲心中暗道:难道红绿灯坏掉了,这条路今天在整修?又等了一会,黄灯还是没变,梁哲左右张望着,发觉两旁都没有车,他轻吸了一口气,决定还是冒险试一下,总比在这里等上几个小时来的划算。

梁哲小心翼翼地驱车往前,双眼一会望向左边,一会望向右边。

就在梁哲即将穿过十字路口的时候,隐约间,一个影子忽然从正前方冲来。

梁哲本能地刹车,可已经来不及了。

砰地一声,他的车撞了上去。

梁哲的心怦怦直跳,他只希望他撞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流浪狗或流浪猫。

雨越下越大,打在车玻璃上,发出崩崩的响声。

梁哲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车门,撑起了雨伞。

梁哲绕着车走了一圈,没发现任何东西。

难道在车底?梁哲的脊背忽然一凉。

他小心翼翼地趴了下去,开启手机上的手电筒往车底照射着。

忽然......更多精彩内容,尽在阅读原文

(责任编辑:录入编辑)

“【健康指南】精神科医生雨夜开车撞了人,没想到,车底的竟是他的女病人......”相关的专题

首页 神经内科 肾病科 精神科 美容科 健康医苑 健康资讯 健康养生 健康专题 健康咨询

(Copyright © 2000-2013 www.995j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健康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特别声明:本站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 冀ICP备140128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