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治疗 疾病常识 疾病护理 疾病预防 精神科专题

【健康指南】精神科医生手札:摘帽

>> 返回 精神科 首页

文章简介: ...


戴了七年的“精神分裂症”的帽子是如何被摘掉的?
精神科医生手札
一、缘起


来访者女性,个子较高,略显健壮,但眼神躲闪透着自卑,语调柔和,显得温顺。因“患精神分裂症多年,长期吃利培酮维持较好,但近二年又得了肉芽肿性乳腺炎,始终不好,不知道该如何用药”,而寻求治疗。这个主诉貌似不复杂,调整一下用药就可以了。但多年的行医经验告诉我,问题可能没有这么简单,对来访者提供的情况需要进一步澄清。


二、探寻


她,28岁,从2010年到2015年,每年都要“犯病”一次,“犯病”时就被父母送到精神专科医院,先后被三家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服用过多种精神活性药物。第一次“发病”与婚姻受挫有关,还有一次与考试不利有关。每次发病住院时间都不长,十天左右。“犯病时”,突然情绪不好,大哭,脾气特别大,当听到家属认为她说的一些话不对予以纠正,就会暴跳如雷,根本听不进去,大吵大骂、动手,也不睡觉,与平时判若两人。“犯病”时,敏感多疑,感觉家人态度不好恶语相伤,说一些嫌弃她的话,哥哥嫂子说玩笑话也都是指桑骂槐,有时也有自暴自弃的想法,到医院后很快就恢复平静。事后来访者会认为家人其实对他都很好,非常关心,有时说些过头话也是为她着急,恨铁不成钢。2015年到现在没有再“犯病”,始终服利培酮。虽然没“犯病”,但是情绪不稳定、经常变化,高兴时感觉自己像个公主,不时照镜子,换衣服打扮,感觉被人追求,愿意说话,精力充足,不高兴时觉得自己事事不顺心,发脾气,发牢骚。

她生于五口之间,父母健在,有哥哥和姐姐。在她眼里,母亲是家庭妇女,特别勤快能干活,但是睡眠不好,遇事睡不好觉,有“神经衰弱”。母亲是个急脾气,看不惯的事就大声嚷嚷,也不考虑影响,夫妻之间经常吵架,尤其是在女儿得了“精神分裂症”以后。生气后整晚不睡觉,在外面走不愿回家。母亲与来访者之间也经常吵,来访者认为母亲说话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家里主要经济来源靠父亲,父亲也是个风风火火的人,但对子女态度温和一些。哥哥是机关职员,姐姐研究生毕业在某大学当老师,两人生活都比较安定。

她上学阶段学习刻苦,成绩也特别好,父母常以此为自豪,当班长,在高中前期学习成绩在学校一百名之内。但是在后期,在读理科还是文科之间反复犹豫变化,感到学习能力下降,心不在焉,感觉脑子麻木,有无助感。高考考取大专,对此不满意,也拒绝复读,索性放弃,在家里读自考大学中文专业。21岁毕业。目前在花店打工。

她在10岁之前受过性侵,就发生在自己家里,为此对妈妈有意见,认为妈妈对她保护不够,母女之间时常发生口角。来访者自此不想与异性有过多言语,形成心理阴影,但是在2010年遇到个人,当时想非嫁不可,但父母不同意。来访者十天不吃饭,以此抗衡,为此,被家属第一次送到精神专科医院。后来经人介绍结婚,但生活几年后丈夫发现她脾气不稳定,又得知她有病,就要求离婚,离婚时已有身孕,不得已在2015年中旬作了引产手术。

来访者自觉脾气大、性情急,在外面不顺心时,回家就发脾气发牢骚,她说自己吃软不吃硬,家里人越管制训斥,她就脾气越大。朋友少,常被人说成另类,也想交朋友,但能力不足,更多的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三、画像


这是一个经历坎坷的青年女性,童年时受过性创伤,高考不如意,初恋被拆散,离婚打胎。

对男性敢恨敢爱,要么不接触,要么“非嫁不可”,为挽留自己想要的男人,不惜以绝食抗争。

她对挫折的感受性强烈,每次挫折后都是极端的情绪和行为反应,强烈的愤怒、悲伤充斥着她的生活。

她的心理过程强烈地聚焦于自身,很难理解和聚焦他人的观点,家人的一切说理、批评都会使他的情绪变得更糟糕。

她对人生目标感不强,本来学习成绩不错,但在文理分科上换来换去,高考不理想就干脆放弃学自考。

她人际交往不良,在原生家庭的人际互动中,不能恰当把握,忽冷忽热。在社会上没有要好的朋友,甚至被看做“另类”。

自我形象不稳定,有时高度自信甚至自恋,有时极端糟糕;“发病”之前能找到“挫折情境”,病期都不长,而且都是以极端的情绪紊乱为主,伴随一些片段的偏执想法,这些想法背后的核心是担心被嫌弃。

她的家庭环境特殊,母亲情绪不稳定,母女之间时常发生冲突,“对着干”,父母之间争吵也较多,父亲也是个急脾气。


四、思考


抛开主诉,可以发现其实对来访者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的是她成年早期就已形成的心理模式。(一)情绪不稳定,情绪反应、行为反应不灵活,处理问题缺乏策略;(二)建立和维持人际关系有困难,包括亲密关系;(三)自我意识、自我形象不稳定。(四)对挫折的感受性强,耐受力差。

产生这些问题的来源在哪里?为什么在同一个环境下长大的哥哥姐姐没有出现问题?

我们不难从精神动力学中找出答案。

来访者的母亲身上存在着与其相似的人格特质。来访者继承了母亲的遗传素质,在与母亲的冲突中长大,加上早年的创伤经历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促使她形成了上述心理模式。

由于这样一种病理模式,促使来访者在面对危机时,出现情绪极端恶化,愤怒甚至攻击,这个时候伴随多疑甚至是偏执性的想法也就不足为怪。

通过上述勾勒润色,一个“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无论如何也看不到主诉中提到的“精神分裂症”的身影。

其实,既往每一次的“犯病”都是在普遍心理模式的背景下由挫折情境或者是来访者认为的挫折情境引发的心理行为反应,与“精神分裂症”无关。


五、摘帽


来访者对上述分析结果表示认同,也对带了七年之久的“精神分裂症”的帽子被摘掉感到高兴,因为这顶老帽子要比现在的新帽子沉重许多。

厘清了来访者问题的来龙去脉,今后的治疗也就有了清晰的方向。首先是果断结束了长达七年的利培酮服药史,无疑可以减轻经济负担和身体负担,有利于“肉芽肿性乳腺炎”的康复,同时也就减轻了心理负担。然后,引导她把精力放在调整认知、改善人际交往、控制情绪上,提高心智化水平。

来访者一共咨询了三次,后两次与父母同来,我就顺势作了一下家庭咨询。最后,对我的咨询服务表示满意,并在我的个人网站上留言“专业耐心细心责任心,引导很专业,可以找准心里想法,治疗建议也采纳了,家人配合”。


六、启示


来访者已经接受了“精神分裂症”的帽子,对这个身份也已经认同,她寻求治疗的目的只是为了调整药物,减少对身体的伤害。面对这种情形,医生的态度决定了来访者今后疾病康复生涯的走向。作为医生应该站在维护来访者根本利益的基础上以审慎的态度对待来自来访者的信息,在相信的基础上对关键性信息进行澄清,这个案例成功的关键就在于此。


七、回向


经过几个晚上的挑灯夜战,终于把这个案例整理出来,可以发表了,愿把这份“功德”回向给我的读者。

(作者:钟涌,辽宁省营口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目前作为援疆医生在新疆乌苏市中医院工作。本案例来源于乌苏市中医院临床心理门诊。)




整合式健康服务工作室诚招优秀人士加盟

以来访者为中心,以现代临床心理学、心身医学、精神医学理论为指导,注重整体健康服务观,在科学评估基础上,为各类精神心理障碍案例进行诊断,并提供有针对性的、基于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整合式解决方案。欢迎志同道合的医生、心理工作者加盟投稿,有意者请留言。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责任编辑:录入编辑)

“【健康指南】精神科医生手札:摘帽”相关的专题

    首页 神经内科 肾病科 精神科 美容科 健康医苑 健康资讯 健康养生 健康专题 健康咨询

    (Copyright © 2000-2013 www.995j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健康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特别声明:本站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 冀ICP备14012811号